Call: 0123456789 | Email: info@example.com

字幕宝app官网最新版下载


“怎么再探,白帝陵园已经关闭,又要重新祭拜,而且谁去探?”楚飞扬几个问题砸下来,众人都沉默了下来。

“依我看,这白帝山先不要想了,过几年,说不定那邪魔就离开了。”

“虽然话如此,但我妖庙的王怒乃是天纵之才。

如此死在他的手里,必须不能就此罢休,”妖庙的住持开口说道。

“那是你们的事,这件事我楚家可不参与了,”楚飞扬直接回道。

众人争吵了几句,最终只能闹得不欢而散。

“蒋院长也要离开嘛,”徐子墨看向蒋莫子,问道。

“也没有留在这里的意义了,这次白帝行虽然败兴而归,但其他人也没有收获,尚能接受,”蒋莫子笑道。

“徐公子有什么打算呢?”

“也准备离开,四处看看风景什么的,”徐子墨笑道。

“那以后若是有缘再遇,徐公子有时间,可随时来我七神学院,”蒋莫子笑道。

和蒋莫子分开以后,徐子墨找到了楚飞扬,笑着说道:“楚家主,可否让我看看姬姑娘的尸体?”

娜娜的心房

“我们来时,尸体已经不在,只剩下这摊血迹,”楚飞扬回道。

“哦,那打扰了,”徐子墨点点头,他转身离开。

走了几步以后,突然再次停下来,笑道:“那不知北丘族长的尸体还在吗?”

楚飞扬愕然少许,随即回道:“还在,不过这尸体要交给北丘,徐公子恐怕不合适看吧。”

徐子墨也没有强求,他转过身力量,不过脸色却淡然了下来。

“北丘族长的死他不敢确定,但姬九凝的死绝对与楚家脱不了关系。”

……………

此刻,遥远的北丘之境。

北丘,祈北之地最明亮的地方。

好几尊的北狐雕像就屹立在此,它们遥望西北方向,那是北丘星闪烁之地。

迷雾笼罩了高坡,奇怪的是,明明是白天,但这北丘常年却是夜晚。

无论刮风下雨,天空中永远有星星闪烁。

高坡的下面,跪拜着无数的狐狸。

为首的狐狸,只见他身姿雄壮,毛发旺盛,一双眸乃是蔚蓝色。

就如同天空般蔚蓝。

鼻尖有些湿润,漆黑的闪烁着黑光。

“族老,楚家又传来消息了。姬师姐也死了,”底下有声音胆战心惊的说道。

最前方的北狐没有说话,但从它越发狂暴的气势上可以判断出。

此刻它内心的愤怒。

底下的众多北狐不敢再说一句话。

这群跪着的北狐一直跪了整整一天,最终,山坡上的大门被打开。

那前方的北狐第一个站起身,有些踉跄的跑上了山坡内。

一进门,便是云雾缭乱。

从这里看苍穹,仿佛上面的星星触手可及,星光洒落,在地面形成了一个五芒星。

抬头往前看,这里有无数的北狐雕像,每一个北狐雕像都栩栩如生。

如同石制的,正依次摆放着。

这里是狐族禁地,哪怕身为族老的它,这一生也没有进去过一次。

还没等这北狐好奇观望太久,只听一道苍老的声音从旁边传了过来。

“云飞,你来了。”

“老祖宗,”姬云飞转过头,连忙跪拜下来。

看到对方,他神色紧张,同样也惊骇。

他知道这次的事会惊动老祖,但没想到,竟然将北丘一族,辈分最老的老祖给惊动了。

眼前的老人乃是北丘的创始人之一,无数北丘之狐都对其敬重且崇拜。

没有它,可以说就很难有如今的北丘。

“起来吧,”苍老的声音说道。

“儿孙不敢,”姬云飞趴在地上,连忙回道。

“我一个将死之人,有什么不敢的,”苍老的声音笑道。

“此次北丘之祸,我已然知晓。”

“还望老祖宗告知,”姬云飞回道。

“楚家家主之女,自幼患有暗疾,需以白狐之灵做主药而救治,”只听苍老的声音说道。

“她们两人的死,便是因为此事。”

“果然是楚家,”姬云飞握紧双拳,语气森严的说道。

“老祖宗,这件事该如何?

我们去楚家讨个说法,还是直接开战。”

他说完之后,半晌不见有人回答。

缓缓抬头时,只见那所谓的老祖宗正一脸安详的坐在那里,早已没有了气息。

“死、死了,”姬云飞声音颤抖的说道。

“老祖自知寿命将近,便用了最后的寿命强行打破天机,算了因果。”

迷雾中,再次有声音传来。

“如今气数已尽,让它安心去吧。

老祖生为北丘,死亦北丘。

哀呼哀哉!”

“老祖宗大义,”姬云飞对着前方连拜了三次。

最终站起身,郑重的说道:“北丘的死,绝不会白死。”

他说完这句话,一步一个脚印,缓缓走出了这禁地。

…………

白帝城的早晨一如往常。

几大势力的掌门和住持已经准备离开,各个势力这次损失了自家最精锐的弟子,自然开心不起来。

楚家前方,楚飞扬送别众人到自家门口。

“楚兄,还望再见。”

“吴院长,有机会来我慈远寺!”

众人皆是告别着,正在这时,众人似有所感,抬头看向苍穹的位置。

原本平静的苍穹风云悸动。

只见暴风席卷时,一只巨大的白狐虚影映照在虚空上。

“北丘的人来了,”有人自语了一声。

下一刻,无数白狐的嘶吼声在苍穹上响起,响彻整个白帝城。

那苍穹上,有数千只白狐的身影在其中。

“原来是云飞老祖,好久不见,”楚飞扬率先反应过来,笑着迎了上去。

“楚族长,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,”姬云飞轻喝道。

“你女儿的疾病,还故牺牲我北狐的生命。”

他的话音落下,众人愕然,而楚飞扬的脸色则是大变。

“今日,我北丘便是对你们楚家宣战,不死不休!”

……………

楚家内部,一座僻静的小院中。

小女孩坐在两树之间,正晃着秋千,神色十分的兴奋。

徐子墨靠着树而站。

“大哥哥,你是从哪来的呀?”小女孩问道。

“很遥远的地方,”徐子墨回道。

“那你什么时候离开呀?”小女孩再次问道。

(本章完)